7类电缆将在预测期内以26.8%的最快复合年增长率增长,三型两网

上海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施尔畏6日说,上海正在既有大科学装置基础上,建设上海光源线站工程、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活细胞成像装置等多个国家大科学装置,总经费达137.75亿元。
施尔畏在6日举行的“上海光源开放十周年学术论坛”上说,上海正建设一个包括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超强超短激光装置、活细胞成像装置、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上海光源线站工程、首台国产质子治疗装置在内的一个以先进光源为载体的更加前沿的国家大科学装置集群,计划于2025年全部竣工并投入使用。
“到那时,这个国家大科学装置集群将成为科学界与产业界开展综合性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的‘超级平台’,为中国的物理学、化学、物质科学、生命科学、能源科技等领域研究水平跨入国际先进行列奠定坚实基础,成为上海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核心台柱,产生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全球影响力。”施尔畏说。
6日,上海最具代表性的国家大科学装置“上海光源”迎来正式开放10周年。
据介绍,上海光源是我国开放度高、稳定运行好的中能第三代同步辐射装置,这个装置可以24小时源源不断生产一种特殊的“光”,借助这种“光”,科学家可以看清人类肉眼、甚至是高精尖科学仪器都没法看清的微观世界,从而服务各领域前沿基础科学研究和产业关键技术研发。
上海光源累计执行通过专家评审的课题近1.3万个,服务来自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等各类用户约2.3万人,在《科学》《自然》《细胞》三大顶级国际期刊发表论文96篇,支撑用户取得了一批国际领先的成果。

近日,Allied Market
Research发布了一份报告,到2025年北美插线电缆市场规模将达到23.9亿美元,期间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2.3%。
报告中认为,对高速连接的需求激增以及电缆技术的进步推动了市场的增长。然而,该地区物联网技术的负面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市场的增长。另一方面,数据中心的发展和5G技术革命的出现为市场增长创造了更多的机会。
对高速连接的需求激增以及有线技术的进步推动了市场的增长。然而,对该地区物联网的某些方面产生负面影响,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增长。另一方面,数据中心的发展和5G革命的出现为市场增长创造了有利可图的机会。
2018年,铜缆占北美插线电缆市场的一半以上份额,并将在整个预测期内保持其主导地位,这主要归功于配电、电信和其他应用中的实用性增加。但是,由于电信和计算机网络的使用激增,光纤电缆的增长率最高,预计预测期内复合增长率15.7%。
从产品类型看,CAT
6类电缆在市场收入方面占据最大份额,达到25%以上。但是,在预测期内,随着对高速连接的需求,CAT
7类电缆将在预测期内以26.8%的最快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从应用领域来看,网络部门的增长率最高,预测期内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2.7%。从国别来看,美国将占北美市场的主导地位,2018年的市场份额达到75%以上。这是因为各种数据中心的可访问性都很容易。然而,由于本国电缆制造业的投资增加,加拿大估计将从2018年到2025年以最高的复合年增长率14.9%增长。
从市场供应商来看,康宁电缆、康普电缆、通用电缆、CP
Technologies、施耐德电气、罗格朗北美公司、泛达集团、Quabbin电缆等将成为北美地区领先的插线电缆供应商。

浅析泛在电力物联网及国网“三型两网”战略

2019年2月28日

国网公司今年提出的战略目标是建设“三型两网”,三型指的是“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两网指的是“坚强智能电网、泛在电力物联网”。

个人认为,坚强智能电网对国网公司来说是一种“承上”,毕竟国网自2007年提出建设中国的智能电网,经过了10多年时间,所以业界对“坚强+智能”已经有了较为切实的认识。

但是如何看待具有“启下”意义的“泛在电力物联网”,它与“三型”又是什么关系。本文就在个人理解的基础上做一些民间解读吧,不当之处请各位读者海涵。

一、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技术意义

能源互联网作为能源系统智能化演化的一个方向,其特点在于大量的感知、通信、控制部件的应用,以及云端的智能化决策。而泛在电力物联网起到的主要作用就是实现“神经系统”功能。

神经系统分为“周围神经系统”和“中枢神经系统”。周围神经系统遍布全身,连接皮肤和内脏,中枢神经系统负责决策、协调和知觉。

电网的运行、管理和调度的智能化则类似于“中枢神经系统”。泛在电力物联网类似“周围神经系统”,由各类神经末梢“传感、计量、测量”,并且还包含部分控制功能、神经、低级反射中枢等功能构成。

二、泛在电力物联网的业务意义

1、国网的两翼战略

国网的“三型两网”是国网战略布局的一部分,其总体战略个人认为是“两翼战略”。

一翼是在自然垄断环节,其战略定位是“坚强智能电网”,即固守“输电+配电”网络,以“输配电定价收入”作为未来的盈利模式,以“坚强+智能”构建能源互联网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另一翼是在市场化的“增量配电+用电”环节,其战略定位是“综合能源服务生态平台+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这一翼是国网战略转型的方向,即在自然垄断环节的盈利模式发生变化,其客户逐步转向市场化的过程中,国网做出的调整性战略。

举个不太恰当的其他行业的例子,之前的邮政电信服务行业,在市场化改革中,裂变成了自然垄断环节和市场化服务。但是这个例子又不太适合电网行业,因为电网业务无法把邮政和电信业务简单的剥离开。所以未来电网在“综合能源服务”环节,会不会更像是EMS+中国电信的混合打法也未可知。

而上述例子最吸引我的一点是,如果未来是综合能源类似“EMS快递+中国电信固网+中国电信移动网”的综合邮政电信服务,那么泛在电力物联网对国网来说,就有点像电信的通信网络。站在这个视角去理解,可能会有更有趣的结论。

2、“三型”的顺序是不同的

在“坚强智能电网”这一侧,三型的顺序是“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也就是电网已经自然成为电力供应链的核心“枢纽”,未来电网会走向更为开放的“平台”,把更多的业务和数据“共享”给产业链。这是自然垄断环节电网走向开放、包容的商业模式的一种战略路径。

而在“综合能源服务”一侧,个人认为三型的顺序恰恰是倒过来的,即“共享型、平台型、枢纽型”,首先电网需要与各类能源产业链企业“共享”其客户资源和电网资源(在节能、园区能源供应、分布式能源、增量配电网等领域);然后以“建设平台化生态”的思维开展合作,打造综合能源服务产业生态平台(参考公号之前的文章),做平台生态的培育者;最终当这个平台生态建立了(个人预测,未来国内可能只有不超过若干家的能源生态平台,参考互联网的BATJ,这是一种基于网络规模效应开展的平台化竞争模式),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枢纽”,就像阿里成为事实上的电子商务“枢纽”一样。

三、未来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方向?

1、在“坚强智能电网”环节,是补强精益提智

坚强智能电网的提法,是国网公司自2007年开始的“智能电网”建设目标,其主要的建设领域包括了生产、营销、调度、安全等领域。经过10多年的建设,坚强智能电网已经基本成型,未来需要做的,一是地理维度上的补强,即在中低压配电网领域(包括配电台区及以下)提升自动化、信息化和数字化水平;二是时间上的精益,即开展类似工业互联网的TSN建设(比如5G、无线专网等),实现高精细化的数据采集(加大数据获取量,提高采集密度),从稳态数据的采集通信,延伸到暂态和瞬态数据的获取;三是提智,即提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分析能力,支撑电网更加坚强智能。

2、在“综合能源服务”环节,是平台化生态的技术基础

个人认为,在用电末端和接近末端的“局域电网+中低压配电网”环节,电网企业打造的“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生态平台,而泛在电力物联网则是这种生态平台的技术载体,其作用和意义更为重要。

就技术形态而言,泛在电力物联网在本环节,有以下三个主要特点:

一是业务价值驱动型的技术应用。综合能源服务业务作为市场化的业务,其本质是为客户创造最大的综合能源价值,电网企业布局市场化业务,在技术投资方面必然是价值驱动的(未来市场竞争环节的这部分投资是不能被计入输配电成本的)。所以首先需要做好业务战略和业务规划,需要什么样的业务,由什么服务资源去实现交付,才能确定需要何种电力物联网技术,泛在到什么程度。

二是末端的泛在覆盖。作为电力系统末端的配电,特别是用电环节,由于之前电网企业的战略重心不在于此,导致存在大量的感知空白,比如末端的能耗、能效等,而且越是往末端走,所需的传感采集测量点就越呈现数量级的增长,可能总体规模要比国网现有的表计数量还要多。所以面向用电用能末端的泛在覆盖,才是泛在电力物联网未来的主战场。

三是云-边-端的智能协调。泛在电力物联网的特点,除了泛在以外,还需要更多的体现电力物联的需求,比如存在某个场景是:未来在现货市场价格波动和分布式光伏并网出力波动的情况下,需要对一部分负荷进行灵活控制,实现源网荷协调。这样就不仅仅是把设备“连结”到网络上,还需要实现云端的分析决策、边缘侧的测量和协调、以及用电端的感知和控制。

四、泛在电力物联网,从业务数据化到数据业务化

大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基石,即使是电网企业,个人认为在很多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中,依然存在大量的数据空白。所以泛在电力物联网的价值就是解决未来在电力系统中,发输变配用调各个环节人工智能化所需的数据空白问题的。

当然,这种数据的获取是有成本的,特别是在“综合能源服务侧“,需要尊重市场规律和客户价值,因此泛在电力物联网需要实现两个转换:

1、业务数据化

即结合综合能源服务相关的业务,逐步实现泛在电力物联。包括各类表计、传感器、现场通信解决方案、云端通信方案等一系列软硬件问题。即使是电网企业,未来在配用电领域,都不太可能按照现有的用电采集计量模式进行全采集全覆盖,因为这部分市场化业务的投入成本未来是不能被计入输配电成本的。

因此必须考虑如何实现业务价值,并且在实现业务价值的过程中完成泛在电力物联网的逐步渗透,个人认为这需要经历若干次的迭代循环过程,每个迭代循环实现一部分的客户价值,并且完成一部分的业务数据化。

2、数据业务化

当积累了足够多的业务数据,那么就能实现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另一个意义:数据业务化,即在数据中挖掘新的业务价值,产生新的业务模式。通过对泛在的各类能源、系统、环境,甚至生产过程数据的获取,提取出业务创新所需的信息。比如通过海量的数据积累和故障模式的学习,能够提前预测某个设备故障,实现预测性维护。当你的数据不够多,积累的故障模式不够全面,真正意义上基于人工智能的预测性维护是很难实现的。

五、总结

由于电网企业面对市场化的挑战,所以提出了”三型两网“和综合能源服务的战略转型诉求,泛在电力物联网是其中之一,其背后蕴含的是电网企业未来从工程驱动,转向客户价值驱动,最终实现数据驱动业务的转型努力。

个人认为,电网企业在”坚强智能电网“的自然垄断环节,泛在电力物联网更多的是补强+精益+提智,是现有智能电网技术的进一步延伸与提升;而在”综合能源服务“的市场化环节,更多是面向几乎空白的大规模能源数字化,实现其”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的新型能源生态平台化企业目标的最重要手段。

而这种转型和战略目标的提出,将在宏观、中观、微观不同层面,对现有的行业,以及产业链相关企业带来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可能最终会带动整个产业向数字化、智能化的方向转型升级。来源:鱼眼看电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